<menu id="s6k0k"><tt id="s6k0k"></tt></menu>
<sup id="s6k0k"></sup>
<rt id="s6k0k"><optgroup id="s6k0k"></optgroup></rt>
<rt id="s6k0k"><small id="s6k0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s6k0k"><optgroup id="s6k0k"></optgroup></rt>

“01”指挥员胡旭东: 1038天,终迎长征五号B惊世一飞

2020年05月19日17:27  来源:科技日报
 

5月5日18时00分,长征五号B点火升空,将新一代载人飞船试验船精确送入预定轨道,中国空间站工程就此拉开帷幕。

在海南文昌发射场指挥大厅的正中央,本次首飞任务的“01”指挥员、发射场发射部副部长胡旭东摘下眼镜,任由泪水流下脸颊。

胡旭东上次担任“01”指挥员,是1038天前,执行2017年7月2日的长征五号遥二任务。然而,那次火箭起飞后因发动机工作异常,发射失利了。

“不可能因为某一次失败,就放弃了航天梦,失利没有让我气馁,成功也并非一朝一夕!

长征五号B是长征五号的拓展型,具有很大相似性,但也有很大差别。仅就芯一级垂直总装而言,由于仪器舱安装在芯一级上方,需要增加一米多长的吊装环框,造成长征五号B的芯一级长度比长征五号长,而芯一级吊装时,火箭和设备之间高度有限定,火箭和厂房操作平台之间缝隙狭窄,所以吊装难度成倍增加。

胡旭东打了个比方,长征五号芯一级吊装好比提着接近满载的水桶从狭窄的楼梯上楼,不让停歇、不让磕碰还不能泼洒,长征五号B则是把水桶彻底加满了。

“硬件、软件都有变化,用老的方法测试新的火箭,是要出问题的!焙穸,长征五号B测试最大的难点就是要提前梳理技术状态变化带来的测试操作调整。

火箭发射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不能带丝毫隐患上天。此前,在一级发动机测试时,岗位操作手赵峰发现声音异常,胡旭东坚决要求用未装箭设备重做实验,结果表明发动机某元件存在异常,他决定在发射场更换该元件,排除了长征五号B发射任务的一次隐患。

胡旭东说:“航天产品很贵重,质量要求非常高,一颗螺钉安装时施加力大小就可能影响任务成败!

长征五号B首飞任务启动时,发射场还有长征七号改运载火箭首飞任务。因为和疫情暴发期重叠,超过三分之一的工作人员不能投入到长征五号B任务中,其中还包括数名分系统指挥员。

胡旭东和战疫情防控小组一起,一边做好疫情防控,一边选拔出一批新的指挥员填补空缺,还组织各系统分解流程,进一步细化各项测试时间,每项测试精确至10分钟。

进入长征五号B任务准备期,胡旭东几乎“长”在现场,从设备恢复和任务准备并行、供气设备检测检修,到加注管路吹除置换、发射平台维护改造,他都会仔细紧盯。

“虽然全世界新型号火箭首飞任务成功概率仅为51%,但是只要火箭进入发射场,我们必须努力确保100%的成功!”胡旭东说。

5月5日,看着大屏幕上“祝贺长征五号B首次飞行任务圆满成功”的画面,胡旭东笑着说:“今晚给自己放假,回去至少睡7个小时!彼低,他起身走向发射塔架,去查看发射后的撤收现场。

(责编:李慧博、董菁)
丧尸来袭_西部牛仔_不朽情缘_福禄寿_Bonanza